第一次

张三坚回来了 2022-06-07 00:00 Posted on 北京

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

今日坐在电脑前,回想起一段在南昌求学的经历。当时想要进一步提升声乐技巧,并学习意大利语歌曲,所以我去了省会南昌拜师学习。

求学初期,每个周末都要花两个小时坐绿皮火车从新余前往南昌,因此我也养成了只要乘坐交通工具就能立刻熟睡的习惯,但两个小时是极限了。后来在高三那年为了声乐、乐理知识的突击培训,也有了一段在南昌独自生活的时光。

父母带着我前往南昌,为我在江西师大(老校区)对面的小巷子里租了一个单人间。印象中这个屋子只能放下一架钢琴,一张床,配有一个厕所,一个月三百块(后来才知道为什么那么便宜,因为屋子后面是个猪圈)。那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生活。一个月600块的生活费,差不多可以吃遍小巷子里的各种小吃:十里香馄饨、兰州拉面、麻辣烫、以及各种油炸食品。虽然感觉吃得不太健康,但都是自由的味道呀!终于没有父母在耳旁时常的唠叨,去不去上课也都凭自觉。有时甚至会不去上课,把课时费省下来吃顿好的或买双球鞋。但自由并非毫无代价——离开学校、离开父母,没有同学没有朋友,时不时的望望装着脏衣服却不愿洗的盆子,还有那间闻起来有点臭臭的屋子,只有钢琴陪我聊一整夜。

好在年少时的我因为球打得不错,可以迅速交到朋友,球场上的小伙伴都愿意与我组队。那时候我经常没事儿就去江西师大的篮球场上挥洒汗水。与许多在大学里热爱篮球的男生们都打过照面,也喜欢夹着球在小巷子里来回穿梭,东看看西看看。

那时有一家球鞋店吸引了我,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球星签名款球鞋,还有许多名牌跑步鞋,但价格都很便宜。我与这家店老板的相遇或许有缘分注定,这开启了我人生许许多多的第一次——我用生活费给自己买了第一双New Balance的跑步鞋,第一次学习斗地主,第一次尝试喝了啤酒,也第一次当了店员帮人卖鞋。

当时我买的那双鞋很便宜不到两百块,按道理这名牌跑步鞋不可能这么便宜,后来才知道,一些被品牌认为是次品的球鞋会被直接切成两半,然后他们会把这些次品里的鞋挑挑拣拣,重新钉好再拿出来卖。东西确实是原装的也没什么太大问题,可就是出了“车祸”通过二次加工就有明显伤痕,所以价格非常便宜。还有其它球星签名的大牌球鞋和一些限量款球鞋就是现在所说的A货,可以花点钱买一双过过瘾的,我确实也被虚荣心驱使着过过几次脚瘾。

先来说说这家师大南路球鞋店的三位老板。这三位老板都是师范大学的学生。小磊是湖北人,小楠和小平是河南人。一般在球场上是四个人一组,所以我也加入了这个团体,他们也给我取了一个代号叫“小帅”。小磊和小平个子偏矮小,但比较灵活,我在里面算中等,小楠个子最高有187。所以我们这个组合各方面配合都不错,有投有突,有内有外。唯一的缺憾就是小楠身材过于单薄,且不喜欢内线冲撞,很多身体对抗都交由我这个高中生,比如抢篮板卡位之类的“脏活累活”。

其实我挺佩服他们三个的,在大学期间为了减轻父母负担开了一个球鞋店。后来我也会在我读大学期间接一些广告片来补贴零用,可能就是受到他们的影响。他们几个会利用课余的时间轮流看店,空闲的时候,我也会去找他们聊天,大家一起看球赛、一起交流球鞋,斗地主就是那时候走进了我的世界。除非摸到一手无敌好的牌,要不然输的人都是我,赌注通常都是跑个腿、买个冰棍,帮忙看几个小时店。最狠的一次是如果输了,就得喝水且不准上厕所……

虽然大家都是穷小子,可是每天都能穷开心。这里面打牌最精明的是小磊,脑袋聪明转的快,不愧是“天上九头鸟,地下湖北佬”(没有贬低的意思)。他还有一个习惯让我印象特别深刻,每到下午四五点,我们约球的时间,如果小磊不在的话,我就会打电话给他说我们准备过去了。他一般都会说,“你们还没出发,我都已经到了”或“我已经在后门了,马上就到”之类的话。一开始我都深信不疑连忙出发,可每当赶到球场时却寻不见身影。后来才知道这是他的惯用伎俩,通常他这么说的时候还在家里呢。“狼来了”喊多了我也就不信了,每次我还在球鞋店的时候,我就打电话给他,“我已经到球场了,怎么没看到你人?赶紧过来!一会儿我跟别人组队了。”接着再慢悠悠地前往球场——这也算是我第一次学会忽悠人。

小平呢,是一个很喜欢徒步旅行的人,后来我经常能看到他四处徒步旅行的照片与视频。当时在他家蹭住时,我们就一起畅聊过关于行走的力量。由于我那个屋子又小又有味道,再加上一个人睡总觉得阴森森的,所以我不喜欢自己呆着。于是我老去他们三个家里来回蹭住。当时是夏季,客厅铺个凉席就是我的床了,硬是硬了点,好在不寂寞。

小楠是个187的帅哥,女朋友也很漂亮,我们当年的联系也比较多。刚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也给他去了一个电话。哈哈我竟然都把他名字忘了,只记得他是河南洛阳人,于是在微信上搜河南洛阳,跳出来她媳妇的微信这才把他找到。许多年未联系的伙伴聊起来依旧非常的亲切,毕竟一同度过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。

他和她的女朋友也是从大学恋爱到现在修成正果,有家有孩儿。他刚也告诉我,小磊小平也和他一样,都和大学时期的女友结婚了。现在想想当年的我算是见证了三对“爱情长跑”,真是为他们感到高兴。

我第一次喝酒也是被这三位大哥给怂恿的,吃着烧烤来了一杯南昌啤酒,当时的感觉是酒真苦,这么难喝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喜欢喝。一杯啤酒下肚我满脸通红,两杯下肚我就回房间呼呼大睡了。虽然没有喝到大家的喜酒,但这段回忆在心终究是暖暖的,祝福他们。

人生当中会遇到许许多多、形形色色的人。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会帮助你成长。踩过别人挖的坑,也被好人从坑里拉一把;给过朋友温暖的怀抱,也偶尔喝喝深夜的鸡汤。也会被对手打的鼻青脸肿倒地不起,那就躺着多看几本书,来日充充“文化人”。

那间装修简陋的球鞋店如今早已不在了,当我们把重重的栅栏门拉上的时候,回忆也就尘封在心底。你我各奔东西,如蒲公英一般散落天涯,可它却播撒了许多小小的种子,生生不息。

2008年正值北京奥运会,我参加了高考,和所有学子一样对未来充满着期待。期待着考入心仪的大学,来到车水马龙的大城市。不过高考只是精彩人生一个开端,未来还有一系列的考验在等待着意气风发的你们。愿你我都能在未来道路上拼尽全力,无怨无悔!愿你我拥有翻越一座又一座高山的勇气!

高考加油!皆如所愿!

(插图源于网络)

张三坚

1 评论
最新
最旧 最多投票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船员
zsfxzzfz
1 月 前

如今一篇一片温故你的文章,依然很吸引我,这样我觉得我与你很近很近……可是为什么我才看到发表评论的地方呢?哈哈!